著名词作家郑南追悼会今举行 一生留下4000多首诗歌和歌词

来源:金羊网 作者:崔文灿 发表时间:2018-07-03 18:34

本文地址:http://www.singlemesas.com/2018-07/03/content_30039912.htm
文章摘要:,,。

 一片丹心照大地,天涯海角何处寻?
“如果有一天我走了,让我穿着警服离开”

文/记者 崔文灿

家属提供资料图

著名词作家郑南的生命,在迈入80岁门槛后画上句号——因突发心脏病,郑南于6月27日在广州逝世。今天上午,郑南同志追悼会在广州番禺殡仪馆内举行,不舍的人们红着双眼,前去看望他最后一眼。

郑南同志追悼会在广州番禺殡仪馆内举行。记者 陈秋明 摄

今日前来吊唁者众。他们当中,除了亲朋好友,也有和郑南合作、交往过的作曲家、艺术家、政客。

追悼大厅四周花圈似海,挽幛如云。正中,郑南躺在透明棺材内,身着深蓝色警服,盖着鲜红的党旗,长眠在鲜花丛中。

郑南的女儿郑越女士告诉记者,郑老近两年身体状况一直不错,笔耕不辍,虽年事已高,依然奔走在采风、创作的道路上。就在今年6月24号,还在为从化区音乐小镇的事情参观考察。回家后,因肠梗阻被送去医院治疗。6月25日、26日,郑老都是在医院治疗中度过,27日早晨,突发心脏病离世。

曾任广东省文联副主席、广东省音协主席的刘长安致悼词。记者 陈秋明 摄

不像其他追悼场合下哀乐如泣如诉,今天的追悼大厅空中飘荡着郑老的代表作品——《大地飞歌》、《我爱五指山,我爱万泉河》、《奉献平安》等歌曲轮番播放。肉体会消逝,但音乐这个载体仿佛让郑老从未离开。

郑南的一生留下了4000多首诗歌和歌词,足迹遍布祖国大好河山。作品不仅抒发着个人的喜与忧,更传递着中国人热烈的精神风貌和豪迈的改革气魄。郑越评价父亲:“他的歌都是走出来的!”

从《我爱五指山,我爱万泉河》、《请到天涯海角来》,到《喀什噶尔女郎》、《珠江大合唱》和大型警察组歌《金盾炫歌》,无不显示出郑南深入生活,饱蘸笔墨,感恩人民和时代的拳拳之心。

家属提供资料图

“如果有一天我走了,让我穿着警服离开”

郑南和公安部队有着深厚的情缘。他1958年参军,1960年在公安部队辽宁总队加入中国共产党。他爱这支队伍,也为他们写歌、唱歌。

2008年秋天,郑南和作曲家邓国平应邀前去佛山110指挥中心参观采访。一线干警们的工作是何等忙碌辛苦,而他们又是那么敬业勤奋。这种忘我工作的状态,深深打动了两位创作者。

回来后,一句诗一直回旋在郑南脑海中:“大时代选择了我的双肩,让我擎起八方的平安。”这是郑南在20岁参军那年写下的诗句,如今,他觉得用于形容人民警察再合适不过,便把这句放在了歌词开始部分。

“别说我离你很远很远,我的身影就在你身边。每当你需要的时候,左手右手都和你相牵相伴……”经过三个月酝酿谱曲后,歌曲《奉献平安》诞生,创作甫毕,就在民警队伍中激起了热烈反响。

邓国平动情地说:“这首歌没有‘110’,也没有‘警察’这两个字,但是它里面反映出公安对人民的情怀让人震撼。就在前两天,公安部小分队来广东慰问佛山干警,这首歌就是主打歌,一放出来全场都流眼泪了。”

佛山市公安局指挥中心政委黄艺昌回忆:“我们 110最早的那一批同志听了之后说,心里只想着五个字:为人民服务!”

这首歌被定为佛山110之歌。后来,广东省公安厅又将这首歌定为广东110之歌,该曲荣获公安部金盾文化工程艺术奖和广东省五个一工程奖。

2008年至2014年,两人以佛山警营为立足点,足迹从南海之滨到边防哨所到警察博物馆,历时六年创作了中国警察组曲《金盾炫歌》。组曲包含14首作品,又被称之为“中国首部警察组曲”。中国音乐家协会、公安部宣传局、广东省公安厅为此举办专场音乐会,人民音乐出版社和公安部宣传局出版了大型专著。

2014年4月4日,郑南获授“荣誉警察”称号。当天面对媒体,郑老说:“这个日子比我的生日更重要。”

郑南将这部组曲视作自己后半生最大的专著和巅峰作品。他曾这样说:“如果有一天我走了,让我穿着警服离开,在我的墓碑上刻下“中国警察组曲《金盾炫歌》词作者,郑南。”

家属提供资料图

昏暗油灯下创作出红色经典

郑南走了,音乐界、文学界又少了一位泰斗级词作家,业界扼腕痛惜!

曾任广东省文联副主席、广东省音协主席的刘长安是郑南的老搭档。两人亦师亦友,共同创作的《我爱五指山,我爱万泉河》成为传唱不衰的红色经典。

1971年,郑南从辽宁来到广州,扑面而来的是广东的新气象,他希望通过采风为团里创作音乐作品,同时也搜集一些渔歌素材。

当时郑南30多岁,刘长安不过20来岁,两个年轻人来到海丰县汕尾公社体验生活。当时的交通很不便利,所以每一次深入基层采风都需要住上个把月。

当时招待所条件较差,时常停电,他和郑南经常是在油灯昏暗的灯光下进行创作,而这首唱遍大江南北的《我爱五指山,我爱万泉河》正是在这样的条件下创作出来的。

“大家都怀着创作的激情歌颂我们年轻的边防战士。这首歌更反映年青一代保家卫国的振奋精神,主要表达了爱国热情和继承革命遗志的决心。”刘长安说。

今天凌晨,这首歌曲的演唱者、著名歌唱家李双江获知郑南去世的消息,从北京打来了电话:“没有这首歌就没有后来双江为民歌唱的厚重之情,从此给双江的歌唱事业修筑了一条康庄大道。我对这位了不起的军旅诗人充满了深深的感恩之情!”

大家已去,但愿艺术长青。刘长安这样评价郑老:“一代大师,词坛巨匠!他的创作文学性、艺术性上水准高。他的去世,是音乐界的巨大损失!”

编辑: alan
数字报

著名词作家郑南追悼会今举行 一生留下4000多首诗歌和歌词

金羊网  作者:崔文灿  2018-07-03

 一片丹心照大地,天涯海角何处寻?
“如果有一天我走了,让我穿着警服离开”

文/记者 崔文灿

家属提供资料图

著名词作家郑南的生命,在迈入80岁门槛后画上句号——因突发心脏病,郑南于6月27日在广州逝世。今天上午,郑南同志追悼会在广州番禺殡仪馆内举行,不舍的人们红着双眼,前去看望他最后一眼。

郑南同志追悼会在广州番禺殡仪馆内举行。记者 陈秋明 摄

今日前来吊唁者众。他们当中,除了亲朋好友,也有和郑南合作、交往过的作曲家、艺术家、政客。

追悼大厅四周花圈似海,挽幛如云。正中,郑南躺在透明棺材内,身着深蓝色警服,盖着鲜红的党旗,长眠在鲜花丛中。

郑南的女儿郑越女士告诉记者,郑老近两年身体状况一直不错,笔耕不辍,虽年事已高,依然奔走在采风、创作的道路上。就在今年6月24号,还在为从化区音乐小镇的事情参观考察。回家后,因肠梗阻被送去医院治疗。6月25日、26日,郑老都是在医院治疗中度过,27日早晨,突发心脏病离世。

曾任广东省文联副主席、广东省音协主席的刘长安致悼词。记者 陈秋明 摄

不像其他追悼场合下哀乐如泣如诉,今天的追悼大厅空中飘荡着郑老的代表作品——《大地飞歌》、《我爱五指山,我爱万泉河》、《奉献平安》等歌曲轮番播放。肉体会消逝,但音乐这个载体仿佛让郑老从未离开。

郑南的一生留下了4000多首诗歌和歌词,足迹遍布祖国大好河山。作品不仅抒发着个人的喜与忧,更传递着中国人热烈的精神风貌和豪迈的改革气魄。郑越评价父亲:“他的歌都是走出来的!”

从《我爱五指山,我爱万泉河》、《请到天涯海角来》,到《喀什噶尔女郎》、《珠江大合唱》和大型警察组歌《金盾炫歌》,无不显示出郑南深入生活,饱蘸笔墨,感恩人民和时代的拳拳之心。

家属提供资料图

“如果有一天我走了,让我穿着警服离开”

郑南和公安部队有着深厚的情缘。他1958年参军,1960年在公安部队辽宁总队加入中国共产党。他爱这支队伍,也为他们写歌、唱歌。

2008年秋天,郑南和作曲家邓国平应邀前去佛山110指挥中心参观采访。一线干警们的工作是何等忙碌辛苦,而他们又是那么敬业勤奋。这种忘我工作的状态,深深打动了两位创作者。

回来后,一句诗一直回旋在郑南脑海中:“大时代选择了我的双肩,让我擎起八方的平安。”这是郑南在20岁参军那年写下的诗句,如今,他觉得用于形容人民警察再合适不过,便把这句放在了歌词开始部分。

“别说我离你很远很远,我的身影就在你身边。每当你需要的时候,左手右手都和你相牵相伴……”经过三个月酝酿谱曲后,歌曲《奉献平安》诞生,创作甫毕,就在民警队伍中激起了热烈反响。

邓国平动情地说:“这首歌没有‘110’,也没有‘警察’这两个字,但是它里面反映出公安对人民的情怀让人震撼。就在前两天,公安部小分队来广东慰问佛山干警,这首歌就是主打歌,一放出来全场都流眼泪了。”

佛山市公安局指挥中心政委黄艺昌回忆:“我们 110最早的那一批同志听了之后说,心里只想着五个字:为人民服务!”

这首歌被定为佛山110之歌。后来,广东省公安厅又将这首歌定为广东110之歌,该曲荣获公安部金盾文化工程艺术奖和广东省五个一工程奖。

2008年至2014年,两人以佛山警营为立足点,足迹从南海之滨到边防哨所到警察博物馆,历时六年创作了中国警察组曲《金盾炫歌》。组曲包含14首作品,又被称之为“中国首部警察组曲”。中国音乐家协会、公安部宣传局、广东省公安厅为此举办专场音乐会,人民音乐出版社和公安部宣传局出版了大型专著。

2014年4月4日,郑南获授“荣誉警察”称号。当天面对媒体,郑老说:“这个日子比我的生日更重要。”

郑南将这部组曲视作自己后半生最大的专著和巅峰作品。他曾这样说:“如果有一天我走了,让我穿着警服离开,在我的墓碑上刻下“中国警察组曲《金盾炫歌》词作者,郑南。”

家属提供资料图

昏暗油灯下创作出红色经典

郑南走了,音乐界、文学界又少了一位泰斗级词作家,业界扼腕痛惜!

曾任广东省文联副主席、广东省音协主席的刘长安是郑南的老搭档。两人亦师亦友,共同创作的《我爱五指山,我爱万泉河》成为传唱不衰的红色经典。

1971年,郑南从辽宁来到广州,扑面而来的是广东的新气象,他希望通过采风为团里创作音乐作品,同时也搜集一些渔歌素材。

当时郑南30多岁,刘长安不过20来岁,两个年轻人来到海丰县汕尾公社体验生活。当时的交通很不便利,所以每一次深入基层采风都需要住上个把月。

当时招待所条件较差,时常停电,他和郑南经常是在油灯昏暗的灯光下进行创作,而这首唱遍大江南北的《我爱五指山,我爱万泉河》正是在这样的条件下创作出来的。

“大家都怀着创作的激情歌颂我们年轻的边防战士。这首歌更反映年青一代保家卫国的振奋精神,主要表达了爱国热情和继承革命遗志的决心。”刘长安说。

今天凌晨,这首歌曲的演唱者、著名歌唱家李双江获知郑南去世的消息,从北京打来了电话:“没有这首歌就没有后来双江为民歌唱的厚重之情,从此给双江的歌唱事业修筑了一条康庄大道。我对这位了不起的军旅诗人充满了深深的感恩之情!”

大家已去,但愿艺术长青。刘长安这样评价郑老:“一代大师,词坛巨匠!他的创作文学性、艺术性上水准高。他的去世,是音乐界的巨大损失!”

编辑: alan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