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美“群主”广州帮扶记:广州人对待陌生人最友善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作者:罗韵 发表时间:2017-07-05 10:47

本文地址:http://www.singlemesas.com/2017-07/05/content_25181831.htm
文章摘要:,12星座的真面目!http:///astro/52_ori/upload/4aa9f7c4/561/w359h202/20180604/:///n/astro/52_ori/upload/4aa9f7c4/561/w359h202/20180604//:///n/astro/52_ori/upload/4aa9f7c4/561/w359h202/20180604//年06月04日15:53白羊座:嘿嘿嘿,不知道把!我告诉你!我白羊可是战神下凡!有本事打一架啊~65280612星座的真面目!http:///astro/52_ori/upload/4aa9f7c4/446/w241h205/20180604/:///n/astro/52_ori/upload/4aa9f7c4/446/w241h205/20180604//:///n/astro/52_ori/upload/4aa9f7c4/446/w241h205/20180604//年06月04日15:53金牛座:妈妈这个黄瓜是让小鸟给吃了,不是我啊!65280712星座的真面目!http:///astro/52_ori/upload/4aa9f7c4/491/w230h261/20180604/:///n/astro/52_ori/upload/4aa9f7c4/491/w230h261/20180604//:///n/astro/52_ori/upload/4aa9f7c4/491/w230h261/20180604//年06月04日15:53双子座:当一位双子座在听八卦……65280812星座的真面目!http:///astro/52_ori/upload/4aa9f7c4/512/w350h162/20180604/:///n/astro/52_ori/upload/4aa9f7c4/512/w350h162/20180604//:///n/astro/52_ori/upload/4aa9f7c4/512/w350h162/20180604//年06月04日15:53巨蟹座:安全感!我要的是安全感!起开!我要裹紧我的小被子65280912星座的真面目!http:///astro/52_ori/upload/4aa9f7c4/719/w460h259/20180604/:///n/astro/52_ori/upload/4aa9f7c4/719/w460h259/20180604//:///n/astro/52_ori/upload/4aa9f7c4/719/w460h259/20180604//年06月04日15:53狮子座:狮子座,没毛病,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赫光8岁入私塾读书,16岁考入平凉陇东公立中学堂,1922年考入北洋军阀举办的洛阳讲武堂学习军事,开始接触到无产阶级思想。六年来,他和队友先后参与救助遇险船舶30多艘,救起落水人员10多人,用青春和热血履行着海事人神圣的职责,他们被人们亲切地称为“水上卫士”。,  古巴国际政治研究中心学者何塞·罗瓦伊纳认为,中国开展的广泛国际合作和对外采取的和平政策是维持世界地缘政治稳定的关键。对6年内免检车辆,申请人可以跨省异地申领检验标志。”汪庐山评价说。。

  ■German与妻子拍摄的“中国风”婚纱照。受访者供图

■German在社交网络里分享他“在广州的幸福生活”,与出租车司机合影这张配文的大意是:乘坐出租车遇到一个友善的老广的哥,虽然语言不通,但是友好的态度通过笑容传递出来,感受到人在异乡的温暖。

据今年5月广州市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对8.8万名广州在住外国人的摸查,来自美洲国家占14.2%,拉丁美洲国家人口就更少了,不过,很多与拉美人打过交道的老广都对新快报记者提及,在广州的老外群体中,拉美人是关系特别紧密的一群,有时候,其相互扶挈的姿态不由让人想起海外的华人团体。

不久前,秘鲁遭遇重大水灾,平日低调、总人数不过200人左右的在穗秘鲁人,便通过口口相传,硬是帮助包括总领事在内只有4名工作人员的秘鲁驻广州总领事馆,办起了一次几乎没有任何成本的“秘鲁盒饭”式筹款晚会,在同乡们以及友善的广州人之间,筹集到了两万块钱的善款。

在广州的拉美人,大多数是以留学生的身份来到这里,也有寻觅商机的贸易公司小老板和雇员、自由艺术家以及从事餐饮等小生意人。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来到的广州,他们都互相友爱扶持,对内联系紧密,同时对外也热情友善。

上述“秘鲁盒饭”筹款晚会筹办方、“秘鲁人在广州”协会的会长Jose Alejandro Lopez就向记者透露,他们对每个新来的同胞开放“秘鲁人在广州”微信群,以此来跟同乡维持联系,他是群主。

这些远在海外被同乡认可的“群主”,一般来说拥有几个共同的特征:未必是最有钱、最有权,却肯定拥有相对多的所在国生活经历,固定而体面的工作;为人也必须是古道热肠,经常组织聚会活动,帮助新来者,往往也成为新来者遇到事情时求助的对象。

他们把在广州收获到的事业成就及情谊,慷慨地分享给了自己的同胞,也以自己为窗口,向每个向往广州的拉美人,展现广州的所有美好。

■新快报记者 罗韵

中国风重度爱好者German A. Nunez:“我去过很多很多国家和城市旅行,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广州人对待陌生人是最友善的。”

初到广州学中文无数次迷路 靠热情老广都能有惊无险

西班牙和拉丁美洲裔混血的German A. Nunez在2006年就来到广州,十多年过去了,已过而立之年的他不仅当上了一家贸易公司的老板,还成了拉美人圈子里的一个小有名气的“群主”。

German会说流利的英语、西班牙语,还操一口过得去的“煲冬瓜”,刚来的老乡找他,拉美地区的领事馆有事也找他,地方商会找他,甚至老家的政府与商业机构都曾找上门来,活脱脱一个“民间办事处”般的存在。对此German甘之如饴,这从他自己给自己取的中文名“好哥们”就能看出来。

给人一种“你到底是不懂中文还是太懂中文”微妙感的,除了中文名还有German的办公室——原木茶几,墙上的“大江东去”书法,门后比脑袋还大的红色中国结,空气里常年飘着檀香味……German本人则手上戴串珠,脖子上挂招财进宝玉环,面对新快报记者的疑虑,他痛快地晒出了自己的婚纱照,嘿!还是中国风的!“因为我和我太太就是在广州结缘的啊!”

说起自己在广州的奋斗史,German也是很感慨:“十多年前,为什么不懂中文、也没有什么钱的我执意要留在广州?如果这个问题你当时问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去回答。但是我感觉到,自己真的在这里发现了很多有趣的、能抓住我的东西,让我不得不留下。”

他回忆,一开始,是一名俄罗斯朋友带他去广交会凑热闹,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他想到要学习做生意。可是,他一句中文也不会。掂量着钱包和中文班的价格,German选择到人群中去自学。

“我每天早上带着小本子和笔,坐公交车出发,去各个批发市场。当时还没有智能手机,我就随身带着自己的小相机,拍摄下沿路的站名。到了批发市场,比如卖鞋子的地方,我就尾随着人们听他们聊天,拍下我看到的招牌、广告。回家以后,把这些材料都按照站名归档整理,复习起来就比较方便,我能记住。我在叫某某站名的地方,学到了这些那些词语和句子。”

这个方法的风险是——German数不清多少次在街头迷路,只好磕磕碰碰地向路人求助,“我去过很多很多国家和城市旅行,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广州人对待陌生人是最友善的。”

这个迷途老外,无数次在形形色色的广州人帮助下找到回家的路,有不会说英语的热心人,停下自己赶路的脚步,在街头耐心地揣摩着他的比比画画,甚至亲自带着他找到目的地。

还有“凌晨四点喝得醉醺醺地穿过珠江新城,斜塞在裤子后口袋的手机安然无恙”,“这里的人喜欢储蓄,他们懂得储蓄的力量和好处”,这些与奔放起来有时候奔放过头,不太爱想明天的拉美人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让German留下来的心意越来越坚定,一待就是11年。

社交网络对外介绍广州 老家来人有事都爱找他

German开设有自己的Instagram和Facebook账号,有超过10000名粉丝,他每天在上面更新关于广州的内容,美食、娱乐、文化和风景,许多身在拉美但是内心向往着东方的人,习惯通过他这扇窗户来了解中国、了解广州。

某个拉美华人组织访问广州的时候,曾郑重地送给他一副当地手工制作的纸雕魔鬼面具。每年的“魔鬼节”,当地人会按照传统习俗,选出一人身披红黑长袍,头戴纸雕面具,穿戴成魔鬼的样子到街上巡游舞蹈,佯装“捣乱”,其他人则手持木棍,边歌舞边装作“击打”魔鬼。

German说,这个故事跟中国人过年舞龙舞狮、燃放鞭炮惊吓“年兽”很像。这个纸雕魔鬼面具被他放在他的中国风办公室里。“在家乡人看来,我就好像一座连接两种文化的桥梁,让广州人知道我们,也让拉美人了解广州。”

在2012年一次海外华人组织的非正式来访宴会上,German邂逅了他后来的太太Linnette。为了跟他在一起,Linnette很快办理了来广州留学,同时还担任他的秘书。

这对热心的夫妇每年回乡探亲,都能享受到明星般的待遇,网上的粉丝和当地媒体带着鲜花和摄像机前来接机,他也上过许多当地电视台、电台,讲述自己的广州的生活点滴。

网红的生活也有小烦恼,Linnette吐槽说,因为时差缘故,German常常都是在深夜、凌晨跟欧洲和拉美的粉丝沟通、回复留言,闹得她也睡不好觉,只好把丈夫赶到客厅去过夜。

近期,一位在广州某高校学中文的拉美女学生在宿舍里不小心扭伤了脚踝,打越洋电话回国向国内的丈夫哭诉。焦急的丈夫并没有熟人在中国,只好在网上留言求助于他。German和Linnette知道消息后,马上掏钱购买了一个简易轮椅,送到女学生的宿舍,还接送她到医院去看病。

“我不是什么成功人士,在广州这些年仍然没房没车,可我有一颗帮助别人的心。”German笑说,他用这些年赚到的钱,在家乡的小湖边建了一栋房屋,等日后携妻子回去养老居住。

German说,他当年自己来广州奋斗的时候,几乎没有人带领和帮助他,为此吃了不少苦,走了不少冤枉路,特别能体会那种无助感。站稳脚跟以后,他不希望后来者再遇到他当初的困境。

1  2  


编辑:邬嘉宏
数字报

拉美“群主”广州帮扶记:广州人对待陌生人最友善

金羊网-新快报  作者:罗韵  2017-07-05

  ■German与妻子拍摄的“中国风”婚纱照。受访者供图

■German在社交网络里分享他“在广州的幸福生活”,与出租车司机合影这张配文的大意是:乘坐出租车遇到一个友善的老广的哥,虽然语言不通,但是友好的态度通过笑容传递出来,感受到人在异乡的温暖。

据今年5月广州市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对8.8万名广州在住外国人的摸查,来自美洲国家占14.2%,拉丁美洲国家人口就更少了,不过,很多与拉美人打过交道的老广都对新快报记者提及,在广州的老外群体中,拉美人是关系特别紧密的一群,有时候,其相互扶挈的姿态不由让人想起海外的华人团体。

不久前,秘鲁遭遇重大水灾,平日低调、总人数不过200人左右的在穗秘鲁人,便通过口口相传,硬是帮助包括总领事在内只有4名工作人员的秘鲁驻广州总领事馆,办起了一次几乎没有任何成本的“秘鲁盒饭”式筹款晚会,在同乡们以及友善的广州人之间,筹集到了两万块钱的善款。

在广州的拉美人,大多数是以留学生的身份来到这里,也有寻觅商机的贸易公司小老板和雇员、自由艺术家以及从事餐饮等小生意人。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来到的广州,他们都互相友爱扶持,对内联系紧密,同时对外也热情友善。

上述“秘鲁盒饭”筹款晚会筹办方、“秘鲁人在广州”协会的会长Jose Alejandro Lopez就向记者透露,他们对每个新来的同胞开放“秘鲁人在广州”微信群,以此来跟同乡维持联系,他是群主。

这些远在海外被同乡认可的“群主”,一般来说拥有几个共同的特征:未必是最有钱、最有权,却肯定拥有相对多的所在国生活经历,固定而体面的工作;为人也必须是古道热肠,经常组织聚会活动,帮助新来者,往往也成为新来者遇到事情时求助的对象。

他们把在广州收获到的事业成就及情谊,慷慨地分享给了自己的同胞,也以自己为窗口,向每个向往广州的拉美人,展现广州的所有美好。

■新快报记者 罗韵

中国风重度爱好者German A. Nunez:“我去过很多很多国家和城市旅行,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广州人对待陌生人是最友善的。”

初到广州学中文无数次迷路 靠热情老广都能有惊无险

西班牙和拉丁美洲裔混血的German A. Nunez在2006年就来到广州,十多年过去了,已过而立之年的他不仅当上了一家贸易公司的老板,还成了拉美人圈子里的一个小有名气的“群主”。

German会说流利的英语、西班牙语,还操一口过得去的“煲冬瓜”,刚来的老乡找他,拉美地区的领事馆有事也找他,地方商会找他,甚至老家的政府与商业机构都曾找上门来,活脱脱一个“民间办事处”般的存在。对此German甘之如饴,这从他自己给自己取的中文名“好哥们”就能看出来。

给人一种“你到底是不懂中文还是太懂中文”微妙感的,除了中文名还有German的办公室——原木茶几,墙上的“大江东去”书法,门后比脑袋还大的红色中国结,空气里常年飘着檀香味……German本人则手上戴串珠,脖子上挂招财进宝玉环,面对新快报记者的疑虑,他痛快地晒出了自己的婚纱照,嘿!还是中国风的!“因为我和我太太就是在广州结缘的啊!”

说起自己在广州的奋斗史,German也是很感慨:“十多年前,为什么不懂中文、也没有什么钱的我执意要留在广州?如果这个问题你当时问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去回答。但是我感觉到,自己真的在这里发现了很多有趣的、能抓住我的东西,让我不得不留下。”

他回忆,一开始,是一名俄罗斯朋友带他去广交会凑热闹,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他想到要学习做生意。可是,他一句中文也不会。掂量着钱包和中文班的价格,German选择到人群中去自学。

“我每天早上带着小本子和笔,坐公交车出发,去各个批发市场。当时还没有智能手机,我就随身带着自己的小相机,拍摄下沿路的站名。到了批发市场,比如卖鞋子的地方,我就尾随着人们听他们聊天,拍下我看到的招牌、广告。回家以后,把这些材料都按照站名归档整理,复习起来就比较方便,我能记住。我在叫某某站名的地方,学到了这些那些词语和句子。”

这个方法的风险是——German数不清多少次在街头迷路,只好磕磕碰碰地向路人求助,“我去过很多很多国家和城市旅行,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广州人对待陌生人是最友善的。”

这个迷途老外,无数次在形形色色的广州人帮助下找到回家的路,有不会说英语的热心人,停下自己赶路的脚步,在街头耐心地揣摩着他的比比画画,甚至亲自带着他找到目的地。

还有“凌晨四点喝得醉醺醺地穿过珠江新城,斜塞在裤子后口袋的手机安然无恙”,“这里的人喜欢储蓄,他们懂得储蓄的力量和好处”,这些与奔放起来有时候奔放过头,不太爱想明天的拉美人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让German留下来的心意越来越坚定,一待就是11年。

社交网络对外介绍广州 老家来人有事都爱找他

German开设有自己的Instagram和Facebook账号,有超过10000名粉丝,他每天在上面更新关于广州的内容,美食、娱乐、文化和风景,许多身在拉美但是内心向往着东方的人,习惯通过他这扇窗户来了解中国、了解广州。

某个拉美华人组织访问广州的时候,曾郑重地送给他一副当地手工制作的纸雕魔鬼面具。每年的“魔鬼节”,当地人会按照传统习俗,选出一人身披红黑长袍,头戴纸雕面具,穿戴成魔鬼的样子到街上巡游舞蹈,佯装“捣乱”,其他人则手持木棍,边歌舞边装作“击打”魔鬼。

German说,这个故事跟中国人过年舞龙舞狮、燃放鞭炮惊吓“年兽”很像。这个纸雕魔鬼面具被他放在他的中国风办公室里。“在家乡人看来,我就好像一座连接两种文化的桥梁,让广州人知道我们,也让拉美人了解广州。”

在2012年一次海外华人组织的非正式来访宴会上,German邂逅了他后来的太太Linnette。为了跟他在一起,Linnette很快办理了来广州留学,同时还担任他的秘书。

这对热心的夫妇每年回乡探亲,都能享受到明星般的待遇,网上的粉丝和当地媒体带着鲜花和摄像机前来接机,他也上过许多当地电视台、电台,讲述自己的广州的生活点滴。

网红的生活也有小烦恼,Linnette吐槽说,因为时差缘故,German常常都是在深夜、凌晨跟欧洲和拉美的粉丝沟通、回复留言,闹得她也睡不好觉,只好把丈夫赶到客厅去过夜。

近期,一位在广州某高校学中文的拉美女学生在宿舍里不小心扭伤了脚踝,打越洋电话回国向国内的丈夫哭诉。焦急的丈夫并没有熟人在中国,只好在网上留言求助于他。German和Linnette知道消息后,马上掏钱购买了一个简易轮椅,送到女学生的宿舍,还接送她到医院去看病。

“我不是什么成功人士,在广州这些年仍然没房没车,可我有一颗帮助别人的心。”German笑说,他用这些年赚到的钱,在家乡的小湖边建了一栋房屋,等日后携妻子回去养老居住。

German说,他当年自己来广州奋斗的时候,几乎没有人带领和帮助他,为此吃了不少苦,走了不少冤枉路,特别能体会那种无助感。站稳脚跟以后,他不希望后来者再遇到他当初的困境。

1  2  


编辑:邬嘉宏
新闻排行版